>总裁每天都在装偶遇(穿越)——鸡蛋面不加

小说:总裁每天都在装偶遇(穿越) 作者:鸡蛋面不加蛋

我要勺棠小说,点击进入

    陆襟思及此,只能小心翼翼地试探:你告诉他了?

    不是。时煜撕开薯片。

    就是他让我去的。

    时煜把薯片嚼得嘎吱脆。

    陆襟一时不知作何反应。

    想骂冉疏狗娘养的,又怕陆襟生气,一个一米九的大老爷们,只能坐着哀怨叹气。

    你不帮我打他?时煜用余光看见陆襟的神情,开口问道。

    陆襟抬起头,满脸写着难以置信。

    你不帮他说话?陆襟抖擞完复又怀疑地看向时煜。

    说什么?说谢谢他让我和骆知卿更近一步?时煜嗤笑,扯过一罐雪碧拉开环就开喝。

    陆襟感叹地用大掌重重拍了拍时煜的肩膀,好,好,不愧是我陆襟的人。

    时煜被拍得差点一口雪碧喷出来。

    骆知卿走在墨色的大理石砖上,皮鞋发出咔嗒咔嗒的声音,如他冷峻的面容,带着几分生人勿进的疏离。

    整个公司上下都被骆知卿传染了把一秒掰成十秒用的紧张气氛,整栋办公楼仿佛只剩下打字机和电脑嗡嗡嗡的响声。

    总裁,这是上个月的报表,这是计划书。您过目一下。秘书一边赶上他的步伐,一面从怀里一摞文件中抽出几份递给骆知卿。

    秘书一抬头,愣住,看见在骆知卿洁白的脖颈上刻着一个暧昧的牙印,透着妖娆的血红。

    她手中报表没拿稳,差点掉了下去。

    骆知卿正准备去接报表,见状皱了皱眉,收回了手。

    放我办公室。骆知卿摆了摆手,拐角进了电梯,示意秘书不用跟上来。

    秘书站在原地,感受到自己弱小心灵受到了冲击。

    咚咚咚。秘书敲门,见没有回应,推门进去。

    这是骆知卿的习惯。

    敲三下门,没有人回答,就可以直接推门进来,省去了说请进两个字的时间。

    这样一算可以省好多时间。

    骆知卿觉得十分合理。

    骆总,今天的会议是在下午三点。秘书一边核对着今日的行程安排,一面忍不住偷偷看骆知卿的脖颈。

    好。骆知卿惜字如金,翻开报表。

    还有什么事吗?骆知卿感受到秘书的目光在他身上流连,皱皱眉。

    没有,就秘书咬了咬下唇,想提醒骆知卿,又不知怎么开口。

    没有就出去吧。骆知卿继续浏览着报表,抬手望了望腕表。

    秘书刚要说出口的话折在空气中,只能讪讪走出办公室,用手拉好房门。

    下午的会议是高层人员出席,计划并总结一个月的工作。骆知卿的父亲也会在场。

    骆知卿的父亲原是公司的前任CEO,但这个儿子让他颇为省心,小学读三年,初中读两年,高中读两年。少读的几年都是骆知卿觉得太无聊,直接考完试就跳级了。

    后来骆知卿到国外,双学位博硕连读,拿的奖项多到一间房放不下,博士读到一半就不读了,任导师千呼万唤,只拎着一个行李箱就回了国,骆母问他原因,他说太简单不想读了。

    骆父听闻,一拍桌子好,这才是我骆之卿的儿子。

    骆知卿他爸叫骆之卿,就差一个字。

    骆知卿直接在刚满二十岁那天走马上任,公司就是他爸送给他的生日礼物。

    骆父落得个清闲,整天和骆母游山玩水,唯一露面的时候就是出席下公司的高等会议。

    也就是今天。

    骆知卿到场的时候,下面黑压压的人群整齐划一地坐好,面前摆着不分毫的白色文件夹,黑色签字笔。

    秘书看了骆知卿几眼,弱弱地打开投影仪。

    投影仪白色的光打在他身上,屋里本身光线比较暗,这样一来,骆知卿仿佛整个人发着光。

    和他一起发着光的,还有脖颈上妖艳的一抹血红。

    台下人纷纷瞪大双眸,复又垂下眼,仿佛知道了什么不得了的惊天大秘密,用眼神交换着信息。

    骆父一直无聊地把玩着签字笔,看到骆知卿的颈子,突然兴奋地瞪大双眼,眨了眨眼,再揉揉,再眨,再揉。

    小崽子开窍了?

    这么多年,骆知卿一直没谈过正儿八经的恋爱,开始家里还会怀疑是不是性向方面出了问题,直到后来塞了几个男的过去被他原型打回之后,家里唯一的寄托也破灭了。

    骆父神色激动地盯着血红的咬印,仿佛走在沙漠里的人看见了摇曳在风中的绿色小芽。

    公司本月支出骆知卿正在总结本月的工作,就看见他爸如狼似虎的目光,直勾勾地朝自己看过来。

    满公司的人也是神色诡异。

    骆之卿噎了一下,脑子里满是疑惑,但强大的专业素养让他流畅地开完了整个会议。

    骆知卿走出办公室,到了洗手间,抬起头,看见镜子,一瞬间

    骆知卿恨不得把时煜套个麻袋扔河里。

    阿嚏时煜揉揉鼻子,在被窝里翻了个身,想继续睡。

    从前有个魔仙堡,有个女王不得了

    啊!!时煜要疯了,滚到床沿,按掉手机,又滚回另一边抱紧被子。

    从前有个魔仙堡,有个

    时煜忍无可忍,拿起手机开始吼谁谁谁!

    您好,您的快递到了,请您开门取一下。对面是个陌生的男声。

    快递?我没有快递啊?齐厌坐直身子,瞌睡一下子醒了。

    收件人是时先生,尾号是0861,请问是你吗?对方核实了一遍。

    0861倒是不知道,毕竟时煜刚刚接手过这手机,但既然姓对了,十有八九是给自己的。

    时煜翻身下了床,从快递员里接过东西,说了声谢谢,用裁纸刀裁开胶带。

    看到快递里东西的一瞬间,时煜四肢发麻,一时回不过神,全身上下寒意都往外涌出。

    第 3 章

    盒子里全是蠕动的毛毛虫,因为太多太密集,有一些已经被压出了青色的汁液,身体扁扁的。

    可能是这具身体原来主人的原因,看到这些青虫的时候,时煜本能地就泛起一阵恶心,头皮发麻,后背发凉。

    时煜喝了两杯水,就已经完全冷静下来。

    他拿起盒子旁边的便利贴:

    去死吧,下地狱,贱人,离冉冉远点,有多远滚多远。

    整个是用红色的墨水笔写的,有的地方还特地加粗描了边 。

    时煜深夜值班的时候,常有急诊室送来各种各种诡异奇葩的病人。

    推着担架进来的,舌头血淋淋掉出来一节的,喝醉酒找茬反被头上插满玻璃碴子的,只有想不到,没有见不到。

    这种小儿科的东西,在他面前,简直就是关公面前耍大刀。

    时煜悠悠把纸条扔到了垃圾桶里,端着一箱虫子放到花盆旁边,又丢了几张菜叶给它们。

    卧槽这尼玛什么啊啊啊陆襟一进门,吓得双脚离地两米,嘴里不住叫妈。

    时煜慈悲地端着水杯,慢慢地抚摸他的后背,一下一下

    放松,放松,来,跟着我。深呼吸,吸气,呼气

    陆襟惊恐未定地缩成一团,像只仓鼠球一样抱住自己,灌了两杯水压惊。

    我养的新宠物,可爱吗?

    陆襟幽怨的眼神能杀死人。

    又是黑粉寄给你的?陆襟冷静下来,想也知道是什么情况。

    时煜收到的粉丝礼物,都比较特别。别的都会送自家爱豆什么糖果,蛋糕,手写的情书,自己画的画。

    时煜就不一样了,收到的都是染了血的匕首,动物的眼珠子,还有恶毒的诅咒。

    曾经收到过最奇怪也最奇怪的一样东西,就是一张符纸,写着看不懂的咒文,密密麻麻的。

    关键是那玩意儿还有点用。

    收到符纸的几天,时煜每次出门不是差点被车撞着,就是差点被楼上砸的花盆砸着。

    陆襟无法,找了个大师来,大师神神叨叨做了个法,抓来一只大公鸡,放了一碗血,叮嘱时煜近三日不要出门。

    然后就好了。

    所以世上的事有的真是不能用科学来解释。陆襟抽了两张纸,擦了擦汗。

    对啊。谢谢他们送我这么萌的宠物。时煜用手指戳戳虫子软嘟嘟的身体,高兴道。

    陆襟觉得时煜经过这春宵一度,脑子好像不太好使了。

    这么早来我家干嘛?时煜从冰箱拿了两个苹果,扔了一个给陆襟,盘腿坐在沙发上。

    喔!对了。陆襟一拍脑门,差点忘了正事。

    公司说《皇珏》的男二定下来了。陆襟有点犹豫,还是开了口。

    当时《皇珏》剧组本来签的男二是时煜,当时时煜和冉疏都去试了戏,时煜表现力更强,对于里面暗卫的果断和柔情两面都给出了很好的演绎,冉疏的演绎虽然是挑不来什么大错,但总归是少了点东西。

    不是我是吗?时煜逗弄着家里原主养的橘色大猫咪。

    咳,投资方说指定要冉疏演,因为那边的关系,导演也不好拒绝。陆襟皱眉头,这事儿确实做的不太厚道。

    定都已经定下来了,微博也官宣了,哪还有换人的道理。

    因为投资方砸钱多,所以导演不好拒绝吧。时煜面色不变,用两根手指顺顺猫咪头顶的毛,猫咪舒服地喵喵叫唤了几声眯着眼,十分享用。

    恩。陆襟看时煜话说到这份上,也不好掩饰什么。

    《皇珏》时煜有印象。书里写的是冉疏凭借这部电影,一飞成名,获得了当时金树奖的最佳新人提名,颁奖典礼上的发言谦逊有礼,狠狠刷了一波在座前辈的好感。

    时煜有点头疼。按理说现在应该是把角色抢回来,可是自己也不是原主,一没演技二来资源也没摸到,人都还认不全。

    随他去吧。时煜开口,一时想不到什么解决办法。

    陆襟看他一眼,没说什么。

    叫爸爸,来。时煜搔着猫的下巴。

    喵呜~猫咪十分无辜地叫了两声,凑时煜近了些。

    骆总,吃饭。时煜把食盆端到猫咪面前。

    你叫他什么?陆襟怀疑自己耳朵出问题了。这猫原来不是叫小奶油吗?

    时煜一时语塞,书里也没提过这猫叫什么名字,自己叫着好玩还没注意到这个问题。

    改名了,从今天起,它就叫骆总。时煜又搔了两把猫,假装淡定。

    猫咪似是不太习惯这个称呼,抬起头迷茫的圆脑袋歪来歪去看着时煜。

    时煜咳了咳,有点心虚。

    说来你和骆知卿的事儿,我还没问你呢。陆襟想起这事儿就不是滋味儿,恨不得回到那天在酒店门口堵住时煜。

    你是个傻逼吗?骆知卿和你的差距看不到吗?人好歹也是上市总裁,出国留学博硕连读,还会四国语言,人家还会弹钢琴

    陆襟掰开手指数着骆知卿会的乐器,末了点点时煜的头,像一个为儿子操碎了心的老母亲。

    你再看看你,也就会个唱歌跳舞,还会什么。

    不,唱歌跳舞我也不会。时煜冷酷地想。

    你说说,哪点你配得上人家,啊?陆襟长叹一口气,做了个总结。

    我尺寸比他大。时煜悠悠丢薯片到自己嘴里。

    陆襟一口气没上来。

    好在被时煜噎惯了,怎么也是见过大世面的。陆襟顿了顿,继续说:

    再说了,你知道骆知卿那是什么家庭吗?就瞎追人家。

    骆家原来不是从商的,骆知卿的太爷爷原是战功赫赫的将军,在政权方面也是普通富贵家庭不敢肖想的。

    三口之家。时煜扔了口薯片到自己嘴里

    陆襟看着他这副上不管天下不管地的模样,只能扶额。

    行了,大不了我换个目标就行了呗。时煜逗完陆襟,最终仁慈地下了决定。

    陆襟摇摇头,眼里满是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

    时煜一下坐起身,你相信我啊,我真不喜欢骆知卿。

    陆襟仿佛没听见般,拿起衣服站起身,我走了,明天去公司谈行程,你别又给我惹出什么事儿来。

    时煜懒懒的动弹下眼皮,示意他知道了。

    床单上铺满了点点血迹,把昨夜的疯狂展示得一览无余。

    床下和床上散落着凌乱的衣服,还有各种不忍直视的情趣玩具。

    旁边的人翻了个身,胸上的肥肉随着翻身抖了几抖,随即打起了硕大的呼噜。

    冉疏愣愣地坐在床上,扯了几张纸巾,胡乱用力地擦试着自己双腿内侧。

    干嘛呢?旁边的人把他动作惊醒,似乎十分不满。

    没,荣总您醒得这么早?冉疏停下手,转头笑道。

    嗯,我下午还有会,下次我打电话通知你。荣总似是经过昨夜的折腾,有点疲惫。指了指床下的衣服。

    冉疏赶快下床,去捡洒落的内衣。

    嘶巨大的撕裂感让冉疏动弹不得。

    怎么了,弄疼你了?荣总撑着头,挑起一抹笑,带一丝隐秘的兴奋。

    没,荣总那您看皇冉疏忍住扶腰的冲动,把内裤提到荣总面前。

    我知道,都安排好了。荣总挥挥手打断他,接着染上一抹不怀好意的笑,接着说,不过那个叫时煜的,看上去脸蛋还不错,不如介绍介绍他?

    冉疏想起那张脸,握紧拳头,带着一丝不易察觉到的情绪,开口:

    荣总放心,有空一定介绍。他和我关系不错。

    恋耽美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龙年小说,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 http://www.lntxt.net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lt600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