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夜

小说:【盜墓筆記|瓶邪】淚夜雨 作者:藍封

我要勺棠小说,点击进入

    『預備得差不多了,明兒個就出發吧?』

    「就照你說的辦吧。」

    『天真,別睡過點了啊!』

    「你不擠兌我睡不好覺是吧?信不信爺見到你先給你來一頓抽?」

    『那床鋪在招呼胖爺啦!明兒個記得啊!』

    結束跟胖子的通話後,我又碎念了幾句才放下手機。

    杭州的天氣依然多雨,不知道巴乃那邊的天氣如何?這幾天雖然偶爾會出太陽,沒多久光景雨又來了,真是讓人不陰鬱都難。

    那次大雨後,悶油瓶還真的照我的話沒有再消失過,不是乖乖地待在房裡,就是到廚房現刀功,再者去收收小雞內褲。但是沒有什麼異樣發生,才讓我覺得有貓膩,那傢伙不會暗地裡打算等我放下戒心就趁機跑個沒影沒蹤吧?

    小爺才沒那麼好忽悠,就算表現得一副好學生模樣,我也不會上當!

    「吳邪。」

    差點把小爺的命都給嚇沒了,神出鬼沒鬧哪樣啊!

    「幹、幹什麼呢,悶、小哥?」

    沒有回答我的疑問,悶油瓶只是看向了窗外,大概是又想在這腫煩人的天氣裡出門了吧?

    「不行,雨還下著呢。」

    聽見我的禁止令後,悶油瓶似乎就打算回房間繼續耍悶了。過來晃一晃就想走人?我一把攀住他的肩頭,湊過去就要吻他,沒想到他卻快我一秒將我給擋了下來。

    嘴被摀住的我用眼神對著他宣示不滿,悶油瓶卻無動於衷。前陣子才在廚房把我吃乾抹淨,現在這個樣子是打算當作什麼都沒有發生過麼?氣死小爺我了!我一把推開他。

    「他娘的,你把我當什麼了?小爺是這樣讓你想要就要,不要就推開的嗎?你就別再靠近我!」說完我便甩手離開,換我回自己房間窩著,當悶瓶子可不是只有他會!

    進到房間後,我迴身打算把門關上,卻被悶油瓶一手給擋著沒法關起。

    「張起靈!你幹什麼!」

    悶油瓶用力推開門,伸出手把我拉了過去,上來就是一陣深吻,雙手抱著我在我背後肆意撫摸。

    「唔!放、放開!」

    我不知道哪來的力氣,居然把悶油瓶給推開了,用袖子抹了抹嘴唇,有些憤恨地看著他。剛才這傢伙不是拒絕麼?現在又是怎麼著?

    「吳邪,我要你。」說著,他就將上衣給脫掉,來勢洶湧地朝我走來。

    「什……你!」他那一句話就讓我從頸子紅到耳根子,腦袋頓時都忘記了要思考,人也根本就忘了要逃走,化身成猛獸的悶油瓶子可不是好惹的。

    我往後退了一步,他大步向前一跨,一伸手就把我帶進他的懷裡,再度吻了上來,手腳很快地將我身上的衣服給扒個精光,連帶把我給扔上床。

    「等等!張起……啊……」

    我是側躺在床上的,悶油瓶壓上來後伸手就往我後方摸去,另一手則攻向我下方還沒有昂起的部位,別說沒有拒絕的餘地,連防禦的機會都沒有。我抓住他的手想要制止他,無奈怎使力都沒轍,只能些微地鉗制他的動作。

    「我讓你停手你沒聽見嗎!」

    「沒。」

    回答我的時候,他一下就把手指伸了進來,二話不說就抽插起來,連潤滑都沒有!我開始推拒,他卻更加放肆地在裡面挖掘,再怎麼掏也掏不出寶來,掏什麼掏!

    「啊!你、你想疼死我啊!」

    「放鬆,很快就會好的。」

    「你說得倒容易!換你試試!啊……」

    隨著他在裡頭掏來掏去,那地方還真的漸漸寬鬆了,接著他又放了第二指進來,還不忘搓揉著我被他弄得蓄勢待發的昂揚。我直喘著氣,這會兒也沒其他人,用不著壓抑聲音在心理壓力上是較輕,然而注意力完全放在悶油瓶的身上,反而讓身體對他的所作所為更加敏感。

    當我感覺快要射出來的時候,他突然鬆開手,伸進裡頭的手指也離開了,我頓時覺得後方有些涼。發覺他離開床上,我原本還沉浸在歡快中的神志還沒有完全回來,虛軟的四肢無力地攤在床上,翻過身平躺時模糊的視線正巧看著他似乎拿著什麼東西又回到床上。

    正想開口問,突然覺得屁股上一陣冰涼,還有些滑膩,好像是抹了什麼東西上來,接著他藉著那些液體再一次把手指放了進來,這次抽插得很快,還越來越往深處去。

    「那……那是什麼?」

    「潤滑液。」

    「他娘的,有這腫東西你不早拿出來?在那邊挖這麼久,當是在打盜洞啊!」

    「你剛才的表情,很好看。」

    他娘的,敢情你是喜歡小爺糾結的表情,所以才不拿出來的?看我想拒絕又沒法拒絕很樂是吧?混帳!等等……

    「不對,你怎麼會有那東西?」

    「上次跟胖子去街上時買的。」

    「王胖子都買了些什麼給你啊!」

    「只買了這個。」

    「什……啊、你不要突然進來,嗯……」

    我還想跟他論論哪條街上賣的這個,他就把他那滾燙的凶器給放了進來,上一次是從背後進來的,我沒能看著他的臉,這個姿勢我根本不知道該把視線往哪放,發現悶油瓶直盯著我看的時候,更是立馬想找東西擋住自己,但我只有一雙手,什麼也擋不住。

    即使想擋,悶油瓶也沒有給我機會,將我的雙手壓在床上,找一個舒適的姿勢就猛力衝刺起來。

    「啊、嗯啊……唔嗯……啊……」

    「吳邪……吳邪……」

    悶油瓶完全沒有給我適應的時間,也沒有給我喘息的空閒,肉體撞擊的聲響迴盪在房間,伴隨著水漬的聲音,顯得格外的淫靡。他不停喊著我的名字的低沉聲音也不曾停歇,好像正在進行結合的行為與他的呼喊都是在確認我的存在,難道不只有揣著惶恐對方消失的心思嗎?

    賣著力氣將他的炙熱往我的深處撞擊,悶油瓶額上的汗水滴落到我的身上,我伸手抹掉他臉上的汗珠,拱起腰湊上前吻他,他俯身回吻並將我給抱了起來,他也坐了起來,抓著我的臀部就往他身上壓。

    「不、不行……小哥……太深了、啊……」

    被他塞得滿滿的地方漲得我有些喘,顫抖著環住他的脖頸,貼著他的胸膛,一聲聲地低吟著慾望。似乎是受到我的影響,本來還慢著來的他,突然就抱著我開始上下抽送,每次都撞進我的深處,我的聲音被他撞得支離破碎,差點連氣都喘不過來。

    「小哥……啊、嗯……小……」

    「喊我的名字,吳邪。」

    「唔……張、起靈……」

    「吳邪。」

    「別……嗯……別、離……開我……」

    取代他的回答的是他將所有的慾望都射進了我的體內,一陣一陣的抽蓄著肆放,彷彿是在說對我的身軀戀戀不捨,因為不捨所以不會離開我。

    釋放完慾望的他,握著我腫脹的地方上下擼動,沒多久我的慾望也全灑到的他的腹上。身邊的空氣頓時變得更加色情,只是這時的我完全無暇顧及那些,抱著他,我的眼簾逐漸無法支撐,疲乏感像海浪般朝我席捲而來。

    「張起靈……」

    喊著他的名字,我陷入了睡眠。

    從巴乃回來以後過了一段平靜的日子,身邊沒有悶油瓶,也用不著擔心他又跑到哪去,偶爾倒是會想著他不知道又到了哪裡,是不是又跟哪隻血屍槓上了。

    後來他突然出現跟我道別,也難為他還記得答應過我不能再無聲無息地消失,然而長白山相送一行讓我徹底地明白,十年內我是再也見不著這悶油瓶子了。

    胖子從巴乃回來後,情況似乎已經好上很多,反過來關心起我的情況。

    「天真,你是不是傻了啊?整天對著窗外瞪眼,不怕眼珠子掉了?」

    「你才傻了。」

    每當他這樣埋汰我的時候,我也沒有多餘的力氣去貧嘴。自己也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老是看著窗外,興許是覺得看久了就能瞭解悶油瓶以往看著的究竟是什麼吧?

    即使十年過去了,我始終沒能從看雨中體會出悶油瓶的心境,大概是沒慧根吧。

    又是一個雨天,老埋怨雨下個不停的胖子卻在沒知會一聲的情況下登門了,背上背著一背包,手上也提著一個。

    「十年可到啦,我準備好去接小哥了,走吧。」

    「死胖子,你說什麼呢?」

    「別說你不想,每下雨你總失魂。再不走,可要誤點啦。」

    我愣了一下,回過神後就接過胖子手中的背包,帶上門後就出發前往長白山。

    在門外,看著從上頭滴下來的水,又想起了那些雨天,悶油瓶還沒出現。不過這次,不管多久,我都會等著,沒見著他是絕對不會回去。

    這次我們回家,再也不會讓你不見了。

    「吳邪,醒醒。」

    張開眼,悶油瓶的臉就在眼前,我差點沒嚇得跳起來。

    「我睡著了?」我看了看四周,我記著先前我應該是在客廳看電視來著,怎麼就到床上了?

    「嗯。還哭了。」

    聽悶油瓶這麼一說,我立馬伸手抹自己的臉,還真的抹到一片溼。

    「作夢了……」

    「夢到什麼?」

    「我還能夢到什麼?」還不都你!

    你不知道,那十年,我有多想你……

    --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龙年小说,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 http://www.lntxt.net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lt600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