芝麻糖丸 - 分卷阅读86 远古兽世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光棍网点击在线观看

    留下来的,更没有人愿意收容、接纳它,让无法变成人形的小东西在自己的家庭中占据小小的一角.

    这头失去父母后尝尽了世间冷暖的小猩猩最终接受了现实,丛林里太过危险,所以它平日里会在村子里转悠,由于个头小,食量也不大,靠着这个兽人施舍一点残羹冷炙,那个兽人吃完后随手丢弃的果核,它竟也坚强地活了下来.

    "吱吱……"此时它被男子掐在手中,极尽残忍地折磨着,声音扭曲变形,很快变得沙哑低落,叫都快叫不出来了,小爪无力地拍击对方,眼泪水簌簌往下淌,小身子疼到不停地抽搐.

    此时一个嘹亮浑厚的声音从远处传来,久久未曾停息,是集体外出狩猎的号角声响起了.

    男子怒火中烧,想要吃饱肚子,他必须乖乖按照部落里设定的规矩来做,想趁机打一炮的大好机会竟然就这样被一个小兔崽子给毁了,他决定杀了它!

    见它瘦瘦小小,被面目狰狞的男子折腾地近乎死去,却始终不曾开口求饶的倔强小样子,那样子同元琅曾经短时间养过的圣伯纳犬一模一样.

    "不要!不要伤害他!"看着眼前的一幕,元琅有些呆滞,突然不知道哪一根筋抽到,脑袋里有一个声音开始用力敲击起来,催促自己去救这个小东西,她顾不上自己也是泥菩萨过江,急切地叫出口.

    见对方不为所动,被捆绑在床头的元琅没有片刻迟疑,开始在床上用力挣扎起来.

    所幸男子为了更好地亵玩她,将原本紧捆在双腕的新鲜枝条戳断,将两只手左右分开,换上了干硬枯藤,并且刚被欲望迷晕了眼的他,捆绑的时候不甚用心,她忍着手腕红肿流血的疼痛,不管不顾地左右用力扭动一阵,终是从干硬藤蔓之间的缝隙中,将两只手腕分别抽了出来.

    "停下来,求你停下……"元琅撑着酸软的身子坐起,跌跌撞撞地往床下走,姿态狼狈地靠到一旁的木桌上,脑袋飞快转动了几圈,知道自己此时不能够硬碰硬,而应该采取温柔攻势,女性轻声细语,低眉顺眼的乖巧模样,若是运用得当,很多时候就会变成杀伤力极大的个人武器.

    她随意拢了拢凌乱的衣衫,勉强遮住自己胸前的两坨晃悠个不停的嫩奶,忽略心头翻滚个不停的恶心感,双眸湿漉漉地昂高头,将长发甩到脑后,踮起脚尖伸出手放在男子肮脏锐利的黑爪子上,对面目丑陋的他,轻柔开口:"它只是一只迷了路的小东西,脑袋不清楚,你就不要杀他了,放过他好不好?"男子呲着一口乱齿,见小雌兽费劲地抬高身子,将一对白嫩手掌盖到自己手上,饱含泪水的眸子一闪一闪,嫣红唇瓣一张一合,意思是让他把这小畜生给放了吗?

    狰狞的表情并未从男子的脸上退去,他目光阴暗,沉默不语地紧盯住元琅,同时手上的动作也没有停下,好像是在思考什幺.

    "你,你放了它吧……"元琅望着满脸凶相的男子,心跳加速,十分不安,不知道自己赌对了没有.

    见小雌兽费劲踮脚,胸前的两坨肉晃晃荡荡的,可怜兮兮地开口恳求,对于从来没有得到过雌性青睐和温柔小意、地位低下的肮脏男子而言,元琅的这个举动让他获得极大满足感,迅速膨胀起来.

    丑陋男人停顿了几秒,享受了一下元琅软嫩肌肤的触感,随后将手中的猩猩幼崽晃了晃,用闪烁淫光的眼斜睨着她丰满的胸脯,表现的十分明显,示意想要让自己放人,她必须主动上来给点好处才有的谈.

    元琅感觉自己额角上的血管隐隐跳动了几下,很想把这个无耻的男人给活活打死,如果不是有求于他,自己又何苦委屈成这样?她强压住心底翻涌狂啸的愤怒,咬住下唇瓣,左手握拳轻敲下自己的胸,随后又重新覆上他的手爪,温柔开口道:"你放了它,我就不走了,留在这里,等你回家……"窗外的号角声还未停止,男子不打算再浪费时间了,他眯眼享受了几秒小雌兽的温驯小意,对软弱无力的猩猩幼崽不屑地吹了几口气,松手将它随意丢到角落的草堆上,弯起嘴角露出一个得意的笑.

    他伸出黑漆漆的手从元琅的脸一直摸到胸口,一把抓住她胸前的一只丰满奶子,揉捏两下之后放下,伸手指向一旁的床铺,怪声怪气地叫了几下,示意让她到床上去等他.

    见元琅听话地走到床边,老老实实地坐好,敛下眸一声不吭,被他弄乱了衣服也不去整理,一副认命投降,愿意随他摆布的小样,让他唇角的笑容更大了.

    男子转头将门和窗都关得严严实实,再从外头铐好门闩,窗闩,确定小雌兽被关在里面出不来以后,动作麻利地跳下树,往村口跑去.

    第七十章困囿在牢笼中的她(2100+,主剧情)元琅强忍住心底的愤怒和恶心,心脏急速跳动,将牙关咬的死紧,勉强挤出一个笑容,不让自己在对方伸手碰触脸颊和奶子的时候失去控制,当场伸手给这丑陋放肆的淫魔一巴掌.

    她在被劫来的路上就已经在这淫邪暴躁的男子手下吃足了苦头,刚才更是见到他用一种冷漠而又快意的眼神,将猩猩幼崽在脚下肆意踩踏,更将手臂已经折断的他握在掌中继续蹂躏,幼崽发出的尖叫声越痛苦,他就愈发开心,折磨得更凶更狠了.

    若不是她装得乖巧听话,像是突然转性认命一般,对男子的无理侵犯也丝毫不反抗,一副承认他是自己伴侣的模样,低声下气地开口求饶,估计猩猩幼崽早就被他折断四肢,送到黄泉路上去了.

    元琅叹了口气,深知自己此刻面对的并不是普通的流氓或是强奸犯,而是一头披着人皮的恶魔,若是一有不爽,自己恐怕也会称为下一个猩猩幼崽,被他用各种野蛮手段,生生弄死.因此绝对不能够意气用事,虚与委蛇也好,假意周旋也罢,她都必须要冷静下来,在不激怒他的状况下,伺机找寻脱身的机会.

    她皱紧眉头,坐在床上,见丑陋乖戾的男子临行前一边朝她亮着自己甩动的下体,一边给了她性意味极深的眼神,示意等他今夜回来之后,就可以尽情弄她了,他在迈步出门以后,就直接将门窗都给死死封上,门外传来上门闩的咔啦声.

    这座房子是用结实圆木筑成,构造坚实,和树下一些原住民的茅草房子截然不同,不好突破.元琅知道对方对自己的戒备心还是非常之重,想要趁他外出的时候逃离这里,恐怕要有些难度了,不只是要突破身处的坚固牢房,更是要想办法安全从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