芝麻糖丸 - 分卷阅读101 远古兽世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光棍网点击在线观看

    就感受到从对方肌肤传来的炽热温度,发达壮硕的古铜色肌肉紧紧包裹住自己,犹如一道瞬间筑起的密不透风、结实可靠的高墙.

    这种独属于他的强悍霸道,不知为何,很快就令元琅惴惴不安的心沉静下来,她很快就明白过来,这头粗莽野兽正用实际行动向自己表示,他愿意在自己最脆弱难堪的时刻,成为她的依仗,化为她的力量,变为她的战甲与利剑,一路鼓励着她,为他,更为自己杀出一个浴血黎明.

    "走."心底一暖,眼眶微热,元琅柔顺地伸出双臂,揽住男子的脖颈,轻声说开口.

    第八十四章她想被元琅的男人(全章2100+,主剧情)云层被呼啸的风推向远方,明月随着深色云翳的离去,逐渐露出圆润清丽的轮廓来,澄澈清亮的月光犹如从天际散落的银纱,缓缓覆盖在大地上,让连绵起伏的山峰和繁茂冲天的丛林照耀得恍如白昼,光影在林地间静谧流转,美得令人窒息.

    巨兽没有开口说话,低头吻了吻元琅的发心,臂肌紧贲,胸肌起伏,搂紧怀里温暖馥郁的小身子,昂首挺胸地跨步前行,将脚下层叠生长的蕨类植物踩到嘎吱作响.

    他的个头很高,步伐灵敏,很快就成功走过昏暗幽深的树林,从一团蜷缩的墨绿色荆棘后跨出来,大大方方地将自己的古铜色身躯显露在众人面前.

    "什么东西……啊!恒远救我"火光照耀不到的黑暗丛林里忽然传出沙沙声响,暗林半空中似乎也漂浮着两块闪光的东西,原本在等待开饭,心底已隐有不耐的元馨被吓了一跳,她发出一声轻叫,脸色苍白,把手里的木碗啪嗒一下丢在草地上,目光急匆匆地在距自己最近的巨狼和张恒远之间转了两圈,咬牙权衡片刻后,最终还是放弃了看上去靠谱许多的巨狼,伸手去抓张恒远的手臂,往他怀里钻去.

    她一边钻还一边故意将声线拉得绵长柔弱,希望能够引起其他雄兽的注意,直到看清楚从林中走出来的不是什么陌生怪兽,而是化作人形的巨型剑齿豹时,她才迅速平静下来,看着举止得体、毫不慌乱的许清清,觉得自己刚才的举动有些丢人.

    "琅姐,大猫,你们终于回来了"曾经同元琅、巨兽生活过一段时间,对于对方弄出的声响十分熟悉,搅动汤锅的许清清甩甩自己的马尾辫,抬头看过来.她微不可见地皱眉,自动过滤掉元馨的惨叫,由于蒸汽的熏腾,小巧的鼻头此时正泛着湿漉漉的光,脸颊也热到发红,显得十分可爱.

    望着退去兽形,面容俊美、身姿挺拔的男子和在他怀中轻柔抵靠、挂在脖颈上的女子,两人此时看起来亲昵和谐,气氛甜腻得紧,像是一对小别胜新婚的夫妻,她在欣慰之余,眼中更流露出浓浓的艳羡来,自己什么时候,也能够像琅姐这样,找到这么爱自己,自己也很喜欢的男人呢?

    "嗯,清清辛苦了,抱歉我先去换一下衣服,随后出来跟你们吃晚饭."元琅挂在巨兽怀中,随着他不停的脚步回头,表情淡然地环视众人一周,经过张恒远和元馨时,只稍稍停顿片刻,继续语气平静地开口.

    元馨望着化为人形,轮廓深邃,面容冷峻,身材壮硕性感的高大男子,像装了弹簧一样,从张恒远怀中移出,梳理几下凌乱长发,心跳隐隐加速,脸颊也有些发烫,腿心情不自禁地缩动一下,脑海里迅速幻想出几帧激情画面来.

    当她见识过这头巨兽狂野勇猛,雄性荷尔蒙爆炸的一面后,心底的好感与崇敬就与日俱增.

    每每想起他似天降神兵般,以兽的形态像切瓜剥菜一样,将奸淫自己无数次的几头巨蛛咬成一堆残肢碎片,想把他占为己有的欲望就愈发炽烈,长相好看又能力出众的男人,真是打着灯笼也难找,恐怕性能力也很强吧,要是哪天可以被他干上一回就好了……说实在话,和这些像吃激素长大或发生基因突变、还能突破生物特性,变化成人的大型食肉动物比较起来,张恒远的战斗力、行动力亦或是性能力,恐怕都被他们轻而易举地甩出好几条街,犹如一只任人宰割的弱鸡,一点都没办法给自己想要的安全感.

    这个认知让她在心里对自己法定意义上的丈夫慢慢生出轻视来,他们现处于一个弱肉强食的原始世界,所有规则都被打破,只要能活下来就是好的,哪管是怎么活.

    但是这个男人不仅正眼都没有看过自己一眼,此刻还一改往日凶狠暴戾的模样,将娇小女子结结实实地抱在怀里,一副捧着他的全世界的模样,元馨看着相互搂抱,离洞口越来越近的这对男女,眼底飞快地闪过嫉恨之色.

    连许清清这个胸脯上没二两肉的丑学生都有两头雄兽明里暗里表示好感,自己长得可比她好多了,理应被最强大的男人追求着,并被捧在心尖上呵护才是,哪里还用得着自己苦哈哈地每天在林地里挖野菜,像是一个农村特困生.

    为什么自己的这个姐姐到现在都没死,不仅没死,竟然还在自己抢走张恒远,成功上位以后,又迅速地勾搭上一个?这回不是普通男人,而是一头能力极强的野兽,这个贱人每次都可以这么好运气,不仅化险为夷,还比之前过得更好了?

    "元琅你回来了……没事就好,没事就好,馨儿,还愣着做什么?和你姐姐打声招呼."看着在黑壮男性躯体衬托下,容貌身材愈发娇美的元琅,见风使舵能力强的张恒远像是失忆患者,以一种熟稔讨好的语气寒暄着,只有他暗暗握起的双拳,才能显现他此刻的复杂心情.

    "姐姐,姐姐妹妹好想你,刚才还在担心,这么晚了你们不回来,会不会是在丛林里出什么事,正打算去林子里找人呢……"元馨察觉出张恒远手上的青筋悄然立起,连忙跟随他的话题开口,听上去同一个真心为姐姐担忧的普通妹妹没有什么两样.

    她现在明面上还是张恒远的伴侣,肯定不能和他撕破脸,只能按照以前的套路徐徐图之,一边明面上附和现任,一边暗地里勾搭下一任,直到下一任态度松动暧昧,自己乘胜追击,将对方彻底抢过来,再和现任分开就好.

    她坚定地相信,没有不会偷腥的男人,坐怀不乱柳下惠,只不过是一种虚妄幻想,剑齿豹就算现在和元琅在一起又怎样,自己曾打败过她一次,难道还不可以再完胜一次吗?毕竟这个世界上就没有得不到的男人,只有不够努力的小三罢了,只要她愿意,元琅迟早要乖乖地让出那个位置.

    锅中乳白醇厚的汤水带着碧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